分類
歷史小說

rg9ij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愛下-第八百一十章 一碗清湯夢中見展示-iepvv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对于曼清。
有着背后说坏话的墨离,小花自然是不会喜欢的。
不过。
曼清到是一如即往一般,看到小花来了,赶紧起身,还不忘向着小花笑了笑。
異界之逍遙戰天下 痕丶跡
可小花却是无视曼清的存在,端着陶罐来到钟文的面前,“哥,这是我给你煮的汤,你尝尝看看味道怎么样?”
小花端着的那个陶罐,那可是墨离弄出来的。
可不是小花自己给自己哥哥煮的汤。
小花说成自己煮的,也算是替墨离打掩护了。
谁让小花与墨离关系好呢,而且还受了墨离的叮嘱。
钟文见着小花如此的不喜欢曼清,而且还如此的不知礼数,自然是要教训一番的,“小花,夫子教你的礼数去哪了?”
小花见自己哥哥训自己,一脸委屈状,向着曼清欠了欠身,“哥,我错了,曼清姐姐好。”
如果换作以前的小花。
她才会不道歉呢。
但现在的小花,到也知道一些了。
農女禦獸師:高冷相公無限寵
虽说已经十五岁了。
陰棺 白衣逍遙侯
可这心性依然还是有些跳脱。
但当下小花已是道了歉,曼清自然是要说话的,“九首,没事的,小花很好的。”
小花随即笑了笑后,转身离去。
可这一转头之后,脸上就表露出一副很不开心的模样来。
从她的模样上就能看出。
刚才她的道歉,完全不是出自真心的了。
“你看这丫头,让曼清你见笑了。”钟文瞧着关上门离去的小花,心里着实有些不好意思。
就小花这性子。
说白了,就是他钟文给宠的。
钟文宠自己的小妹。
也无可厚非。
说来。
这也要怪钟文前世之因了。
谁让前世之时,钟文就非常宠自己的小妹呢。
冷情王妃
到了这个时代。
再加上他与小花一起成长起来的,自然而然的,也就使得他把小花宠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
其实。
钟文相信小花的心地是好的。
哪怕失了一些礼数,或者缺少一些人情世故,但这心地好,就已是能掩盖大部分的缺点了。
曼清笑了笑,也未说话。
钟文转头看了看桌上的那个陶罐,心思还有些不解。
据他所知。
自家的小妹可从不下厨的。
而这一次端来这个陶罐,可以说乃是第一次了。
说是什么汤,还说是专门为自己煮的汤,这让钟文心中倍感受用。
想到此间。
钟文心中已是心花怒放了。
凑近陶罐闻了闻,感觉味道还不错,还带有一丝的余温。
随即。
钟文拿来平常喝水的碗,从陶罐中倒出一些来,递给曼清道:“曼清,你尝尝,这可是小花有史以来第一次给我这个哥哥煮汤了。”
“啊?小花第一次煮汤吗?那我到是要尝尝。”曼清听着钟文的话,笑了笑后接了过去。
“你是不知道,我与她从小一起长大,自打我接手厨房里的事情开始,这丫头就不再沾这灶水了,我这做哥哥的,也算是第一次正式喝到她给我的煮的汤了。”钟文端起陶罐,开心的说道。
是的。
小花着实从来就不沾灶水。
即便小的时候也是如此。
到现在为止。
小花虽说也尝试过做饭,可做出来的饭,那味道绝对不用说,难吃到了极点。
与着墨离有得一比了。
第一次要尝小花煮的汤,钟文还带有一丝与曼清有难同当的想法来。
就小花煮的汤。
钟文可以肯定不好喝,甚至很难喝。
虽说陶罐当中的汤并没有多少,最多也就两碗的量。
而且颜色稍稍显黄,有些像茶水一般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清汤一般。
钟文心知小花煮的汤不好喝,倒出来一碗给到曼清,这也算是与自己分担一些。
身为哥哥的,说倒掉吧,自然是不会的。
怎么说,钟文认为这也算是他第一次享到自家小妹的福了。
皱着眉头,端起陶罐的钟文,随即喝了一口。
可随着那陶罐里的汤一进嘴中后,钟文发现并不如自己所想的那般难喝。
“咦,这丫头煮汤还真有一手啊,味道带点甜,到是有些像糖水的味道。”钟文喝了一口后向着曼清说道,示意曼清可以尝一尝。
曼清也不疑有它,优雅的端起碗小呡了一口,“真不错,有股淡甜味,很合我的胃口。”
曼清说的这话,听在钟文的耳中,明显是有违心之语的。
钟文可是知道。
曼清并不怎么喜欢甜食,更是喜欢淡淡的味道,或者说是原味的味道。
而曼清说合她的胃口,明显就是想捧一捧小花煮的汤。
不过钟文也不揭穿,继续抱着陶罐喝了起来。
片刻之间。
那陶罐中的汤随即下了肚。
而曼清没过一会,就已是把那碗汤给喝下了肚中。
而此时。
远在几十里外的墨离。
要是知道她准备好的汤,被小花端去给自己哥哥喝了的话,也不知道会作何感想了。
墨离原本的打算,那可是要分出一碗出来的。
如果不是好祖父突然传音过来,墨离估计此时正在她的屋中分着那陶罐的汤呢。
“离儿,刚才你与我说的可当真?那九首小道长真的有三位师傅?”墨幽听了自己孙女的话后,实在有些不解。
一人拜入三个宗门,这在当下的江湖之上,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了。
即便有人拜了两个宗门。
要么就是叛离,要么就是脱离。
绝无可能还能相安无事一般的与着自己三位师傅共处一屋檐之下,还能如此亲密。
墨离向着自己的祖父点了点头,“祖父,九首的大师傅李道长,只是一位圆满境的境界,而九首的二师傅还有他师叔,我不知道他们的境界是什么,但从他们二人的气势上能看出,均是武道之境的绝顶高手,至于九首的三师傅,乃是当今天下第一医术高手鬼手,此人年节时到来。”
“看来,这事得向你伯公(伯祖父)好好说一说了,离儿,走,跟我去见你伯公去,你伯公已是到了梁州(汉中),你现在跟我去见你伯公去。”墨幽听着自己孙女从太一门所打探到的消息后,越发的有些不明。
随即向着墨离说着要求她一起去见他那位大哥墨罗去。
“祖父,我能不能晚点时间去啊?况且我觉得九首人挺好的,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呢?”墨离见自己祖父让她去见伯公,顿觉今天自己要办的事情还没办,想着先把自己的事办了再去见她的那位伯公。
墨幽一听自己孙女之言,冷了冷眼道:“你此时在太一门已是不安全了,鬼手是何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此人乃是常年混迹于江湖之人,而且此人手眼通天,江湖中人谁不给其面子?如鬼手真乃是那九首小道士的师傅,宗门之事可就多了一些麻烦了。”
“祖父,那我能不能明天再去见伯公啊?”墨离依然不想此时离开太一门。
更何况。
墨离今晚要做一件对于她来说的一件大事。
而要是今晚错过了,以后就再无机会了。
“不可,你即刻随我去见你伯公去,走。”墨幽怕生出事端来,只得押着自己的孙女往着梁州方向赶去。
利州离着梁州其实并不远。
两州之间只不过相距两百多里罢了。
墨幽押着自己的孙女墨离,只用一半个时辰,就已是抵达了梁州了。
墨离被她的祖父押着去到梁州,连龙泉观都没有回。
她那个大包袱也直接丢在了龙泉观中。
而此时的龙泉观。
却是上演着一出好戏。
时间已是到了亥时。
钟文的屋中。
喝下了墨离所弄出来的那碗清汤后的钟文与曼清二人。
两人此时却是早已面红耳赤。
此刻的二人。
谁也没有想到。
他们二人所喝的那碗清汤有问题。
或许是因为两人均成年,二人心中又心生情愫。
二人对于自己面红耳赤或者汹涌澎湃的欲望,反到是觉得没有任何的问题一般。
甚至。
钟文都从未想过。
自己的小妹所煮的那碗清汤中,会下被下了药。
是的。
那碗清汤之中,就是下了药。
而且还是墨门独有的一门春药。
原本。
墨离昨日发现钟文与曼清二人在屋中私会,心中激愤,这才生出了一个主意。
墨离所煮的那碗清汤。
本来是想给钟文和她自己喝的。
这样也好使得自己与钟文有了肌肤之亲后,也就可以破坏钟文与曼清二人共游天下江湖之事。
而且。
这样一来。
她也就不用天天看着她不喜欢的狐狸曼清她们了。
或许。
墨离心生此计之时并没有考虑太多,纯粹就是占有欲起的私心作用。
而此时钟文与曼清二人就这么坐着,相互看着对方,谁也没说话。
但此刻的二人血液,却是在体内奔涌着,都快使得二人快有些抵挡不住了。
渐渐的。
二人开始有些迷离。
即便到了此时。
永別了,武器
二人也没有发觉有问题,就好像这是因为二人出于爱慕对方而产生的这种迷离一般。
随着药效一起。
屋中片片白光。
随后二人缠绵床褥,颠鸾倒凤。
画面着实有些不堪入目。
随着二人所闹出来的声响传出后,李道陵他们一系的人纷纷从屋中走了出来,站在屋外,听着钟文屋内的动静。
“这……”李道陵听着钟文屋中的动静,已是察觉到其中的问题,顿时就哑了言了。
“李道长,小文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子,这事情有可原,莫要怪他了。”一旁的理竺笑了笑,小声的宽慰起李道陵来。
獨家妻約
说来。
李道陵到也没有怪钟文在观中行这般事情。
只不过有些不明所以罢了。
说来。
李道陵还希望自己这个弟子早些成亲,这样他也能帮着钟文带带孩子什么的。
可这没有明媒正娶就行了此等之事。
这也难怪李道陵会哑了言。
可他们并不知道。
这事发生的太快,就连钟文都没有察觉出问题来,就别说不明情况的他们了。